健康码伪造案再现杭州:危险的“炫技”

健康码伪造案再现杭州:危险的“炫技”

时间:2022-3-28 分享到:

原文链接:https://new.qq.com/omn/20220127/20220127A00F8X00.html

编者按:在疫情防控的期间,出现了多起伪造健康码APP、伪造健康码网站、伪造核酸检测报告、伪造行程码等违法行为。胡久辉律师提醒,除了可能涉及妨害传染病防治罪之外,还可能涉及计算机网络相关犯罪、公民信息、伪造证件等违反犯罪。

“健康码出示一下。”

每每听闻此言,我们都会熟练地打开微信或支付宝小程序,亮码,通过。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的数据,这一动作在2020年被重复了400亿次。如果疫情为日常生活增设了藩篱,那健康码就是穿行其中必备的钥匙。

如今,有人想在这套流程中“另辟蹊径”。2022年1月12日,杭州市西湖区警方通报查处了一起伪造健康码案件。根据通报,现年29岁的李某某制作了一个网站,其中页面能够显示高仿的杭州健康码。

杭州市公安局西湖分局政治处副主任蔡尤嘉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,目前仅发现李某某本人使用过页面。

值得注意的是,2021年,杭州市西湖区还破获过另一起类似案件。一位程序员开发了一款可“模拟”各地健康码的安卓应用程序,相较之下更加逼真。

巧合的是,杭州也是中国第一个健康码诞生的地方。新冠疫情暴发后,杭州健康码于2020年2月11日上线。

如今,健康码已经推行至全国各地,能够通过大数据分析持有人的行程信息,再以醒目的颜色提示其感染风险状态,使疫情防控更加精准。如果来自高风险地区的“红码”人员采取伪造绿码的方式规避管控,可能造成病毒的扩散。

南方周末记者注意到,近两年司法判例中,涉及伪造健康码的案件大多采取冒用他人身份等相对“拙劣”的手法。如今国内已出现采用编程手段伪造健康码的案例,相关软件的安装包亦可通过海外网站轻松获取。这或将对疫情防控提出新的挑战。

杭州再破伪造健康码案件

李某某伪造杭州健康码网站案发,源于浙江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接到网民举报。举报称,某网站含模拟杭州健康码页面,输入姓名即可显示高仿的杭州健康码页面,认为该网站存在破坏防疫、对人民群众安全造成危害的风险。

蔡尤嘉对南方周末记者透露,李某某是杭州一家网络公司的工作人员,具有编程能力。他所制作的网页内容只是一张图片,模仿的是支付宝上的杭州健康码。

对于作案动机,蔡尤嘉表示,李某某一方面是为了生活方便,一方面是为了获得成就感。“技术人员的思维我们常人有时理解不了。”

目前,网站已关停,网页开发者李某某已被公安机关控制,有关情况正在进一步调查中。

这并非杭州第一次侦破类似案件。在早先案件中,伪造健康码的软件已有所扩散。2021年1月10日,境外软件商城play store上线了一款名为“健康码演示”的软件。

南方周末记者曾在安卓手机下载安装该软件,使用者只要在软件上填写个人姓名、身份证号、省份地区等信息后,即可自由编辑健康码所呈现的信息,还能够设置绿色、黄色、红色等不同颜色。

当时“健康码演示”软件在商店中的下载量已突破1000。开源代码社区Github的记录则显示,该软件的初始版本于2020年5月上线,已进行十几次迭代更新,最后的一次更新时间在2020年底。

或许为了规避追查,商店页面里,该软件开发者留下了虚假的公司名与一处杭州市上城区的虚假地址。但是开发者留下的用户名“morrowind xie”指向了几个同名的社交媒体账户。南方周末记者注意到,在社交软件推特上,“morrowind xie”称曾用健康码的手机截屏图片蒙混过关。

“morrowind xie”的自述资料显示,其2001年毕业于杭州某知名高校的物理学专业,事发时在杭州某智能硬件企业担任程序员。该公司负责人向南方周末记者证实了上述信息,并透露这名开发者为解某风。

2021年1月13日深夜,杭州市政府发布通告称,该软件开发者系今年41岁的解某某,已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。2022年1月,南方周末记者注意到,解某风的推特账号已被冻结,而play store上已不能搜索到健康码相关的软件。

海外网站仍有伪造软件流通

解某风和李某某并非唯一尝试钻健康码空子的人员。疫情暴发以来,已发生多起企图伪造健康码的案例,所采用的手法大多为借用他人的行程信息,以生成绿码。

2020年12月16日,61岁的在俄华人黄某某在明知自己为新冠病毒感染者的情况下,委托他人将自己的新冠血清检测报告结果改为阴性,并用改后的血清检测报告骗领健康码。入境后,黄某某在《入境健康申明卡》上仍隐瞒已感染新冠病毒的病情。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判决黄某某犯妨害国境卫生检疫罪,判处有期徒刑一年,缓刑一年,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元。

除了入境以外,也有人尝试伪造健康码以应付国内对中、高风险地区人员的管理政策。据宿迁市律师协会通报,2021年8月6目下午,南京律师朱某为隐瞒其疫情中高风险区行程,使用他人健康码、行程码欲进入宿城区人民法院,被法院当场查实并报警。此后,朱某被警方带走协助调查。

此类举动可能已触犯刑法。根据我国刑法第三百三十条对妨害传染病防治罪的规定,拒绝执行县级以上人民政府、疾病预防控制机构依照传染病防治法提出的预防、控制措施的,属于违反传染病防治法的情形,对于引起甲类传染病以及依法确定采取甲类传染病预防、控制措施的传染病传播或者有传播严重危险的,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;后果特别严重的,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。

然而,在游离于监管视线外的海外代码网站上,想要获取伪造健康码的软件仍然十分便捷。1月24日,南方周末记者在开源代码社区Github上注意到,仍有模拟北京、山东、福建江苏等地健康码的程序开放下载,甚至有部分软件作者还在持续提供更新维护。

对于开发此类软件的动机,不同开发者有着不同态度。例如,“山东健康码界面模拟”写了一段类似免责声明的文字,声称“本应用仅以娱乐/演示/学习交流的目的开发,请勿当作实际内容在正式场合展示”。

目前,南方周末记者已针对上述项目,向Github网站客服进行了投诉,截至发稿未获反馈。

南方周末记者 海阳

作者: 专注刑事辩护和科技企业风控的胡久辉律师 15873118625

本文链接: 健康码伪造案再现杭州:危险的“炫技”

版权所有:https://www.lawyerhjh.com 转载请注明出处